故人旧事却已忘

写文是给自己开心,不喜欢的请取文关。暂退两周,复习考试

晴明:你还是来了,鬼切。终于是想好了不在为源氏家主所用了吗?
鬼切:不是,我不过是睡过头了来晚了(误)

用一生守护换一生所爱(光晴)

“我愿意用我源赖光一世的守护,换取晴明一世所
爱。”源赖光在神社里用绘马写下自己的愿望,祈求着神明能够看到源赖光。在神社跪了一天
源赖光从神社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了,躺在床上的源赖光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脑海里满是晴明那双蔚蓝色的眼睛。那双纯净蓝眼睛和美好的笑容。让人想一直守护住他。不想让他的笑容有一点点的不开心。
晴明在源氏家主手下学习阴阳术,他不认同源氏与式神签约的方法。从此源氏分道扬镳,可是作为源氏家主的继承者源赖光,却没有想放弃过晴明这一个难得的天才。
他源赖光愿意用自己一生的守护换他安倍晴明一生的爱。他知道想要守护住这个人并不容易,如果能让晴明爱上他,那么在神社里的代价,他不后悔。只为能让晴明的笑容能每天的绽放。
源氏耗尽心血把白藏主变成式神,却不想被安倍晴明找回了名字,脱离了式神。
“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呢,安倍晴明。”源赖光思来想去,却还没有实际的行动。他不想自己喜欢的人,被别人夺走。
“那只有这种方法了,虽然我不想用,但这是你逼我的,晴明。”源赖光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暗色。
当晴明来请罪的时候,源氏手下都盯着源赖光,等待着他做决定。可是他却只说了这几个字,“我看上的人,只能我处置,你们都退出去,敢对我看上的人背后做手脚,那你们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,会死的很惨。”“……,是”手下的人都退了出去。
房间里就剩下源赖光和晴明。“晴明,你知道你让我们源氏家族,损失了多少心血吗?”
“晴明知道,但是晴明不认同与式神签约的方式 ,晴明认为与式神签约,要与式神相互信任与理解。所以即使我死,也要以安倍晴明的名字。”
“好,我要惩罚你这不听话的弟子。”
源赖光眼底再次闪过一抹暗色。晴明有种不好的感觉,他想逃离这里,却早已陷入这片深不可测的深渊。只能等待着被人宰割。
源赖光一步步逼近晴明,“晴明,你是个天才,我不想你至此就废了,可是你知不知道,我早已看上了你。”
“虽然你犯了大错,但这都不及你美好的心灵。你那纯正的眼睛,让我找到了属于我身影。”
“源赖光大人,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晴明的底气越来越不足。
“没有什么,晴明。你就是我此生所爱。我在神社跪了一天,为了是什么,是你。不管你承不承认。”
“……”晴明对接下来的事情有了预感
至于发生了什么看链接
当源赖光从室内出来的时候。晴明已经睡着了。
后来当晴明回忆起这段时光,他知道他今生只属于源赖光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想到这么长,顺便祝 @天宫惊蛰 太太生日快乐。

白晴,再忆你风华

樱花树下安然自然的写着怪谈回忆录的晴明,小白眼眶突然很湿润。回想起梦境中与少年时代的晴明大战三天三夜的情景,再看着如今成年再失忆的晴明。眼前浮现了那时战斗的情景。
被源氏咒术控制住的梦山之主,疯狂的攻击着少年时代的晴明,眼睛里杀意不言而喻,“若我得回自由,第一个杀的便是你。”
少年的晴明,手持白鹤扇子,一身的白色的狩衣配上一头白发似从天上坠落天使。
疯狂的梦山之主,迷失在杀戮和血腥的里,最初的初心已经找不到了。少年用尽手段为他解除源氏的咒术。
他突然想起来源氏家主的一句话:“何为咒,缚 为咒 ,缚妖之咒,一为名,二为形。”

“束缚住了妖的名和形就真的能束缚住那个妖怪的心吗?”“我就不相信,这个邪 了。”
“醒醒,小白”成年的晴明,看着对着自己泪眼朦胧的小白,不知道他陷入了什么样的回忆。
“晴明大人!??”小白从回忆中出来,对上晴明那清澈湛蓝的眼睛,那眼睛里映衬出自己的身影  。
小白一下子扑倒了晴明,“求求你,一定不要丢下一个人,小白会一辈子跟随晴明大人 。”说着吻上了晴明的唇。
“嗯”虽然他记不清过往了,可是他知道陪伴了这么多年的式神,再难的事情也会过去。
“起来了,我的式神。”晴明从小白身上起来了。
“是,晴明大人”

彼岸花×晴明

“人类总是把可笑的誓言和承诺挂在嘴边”彼岸花默默的看着无数的人从红尘去往黄泉。想起了她初次看到晴明的那次。那是一次意外,晴明穿着一身月白色的狩衣,在阎魔的授意下去封印荒骷髅,在鬼使兄弟带领下来到了荒骷髅的地方。

突破了彼岸花封印的荒骷髅,一顿乱砍,晴明打开盾防止自己被荒骷髅砍死。晴明在封印了荒骷髅后,荒骷髅生前的记忆整个记忆浮现在晴明的眼前。

远离家乡的将军 ,带着士兵在大雨天行军,在战场上被敌人打败。带着士兵逃跑的路上看到了遇到了黑衣红发的女子,那艳美的女子用嘲讽的语气说到:临阵脱逃可不是将军的本色。

将军说到:我知道,我可以把自己的命给你,但你要保证我的士兵能逃出去。黑发的女子说到:是吗?那你陪我一起下黄泉吧。转眼间,地面突然多一地望不到边的鲜红的彼岸花,天空也变成了血红色的,那黑衣红发的女子左手里突然多了一盏烛台,右手多了一圈符咒。将军最后死去的时候,彼岸花问他,你后悔吗?将军笑着回答,不后悔,因为我的士兵逃了出去。
看完荒骷髅的回忆,晴明神色有些恍惚。脚步有些不受自己控制。恍恍惚惚的走到了三生川附近,想平复一下情绪。却意外的碰到了传说中的彼岸花。
“什么人闯入三途川?”彼岸花严厉的问到,“抱歉,我是误闯入三途川,找不到鬼使兄弟。”晴明说到。“呵呵 找鬼使兄弟?那你愿意成为我的花泥吗?”“不了,彼岸花大人。”
彼岸花打量着这个人类,一身月白色的狩衣。一柄蓝色的扇子。一头银白色的长发,玉色的面孔。
另一边的鬼使兄弟,在荒骷髅封印的附近找不到晴明,鬼使黑突然想到,晴明可能是误闯入了三途川的彼岸花海。于是对弟弟说:“晴明大人可能是误走到了三途川,去了彼岸花大人那边。”
鬼使白:“那赶快去,不然被彼岸花大人误认为误闯三途川的人,就麻烦了。”
事实上,等到鬼使兄弟赶到三途川彼岸花那里,晴明正在和彼岸花交谈。“打扰了彼岸花大人,这个人我们必须带走,阎魔大人吩咐一定要让他回阳界。”
“晴明大人,抱歉来晚了,这里是三途川,不能误闯入。不然会变成彼岸花大人的花泥。”
“等等 ,那个人类,可否留下姓名。”
“在下安倍晴明,一个阴阳师。”
“呵呵,很漂亮的名字,我记住你了,人类。”
晴明返回阎魔殿,在鬼使兄弟的护送下返回了阳界的庭院。
有一日晴明画了召唤阵,晴明不确定的这个召唤阵能召唤到谁。
在冥界的彼岸花看到了这个召唤阵,想去阳界看看 顺便去看看能找到那个人类,于是来到这个召唤阵,出了这个召唤阵看到了那日在冥界看到的人类。
“打扰了,彼岸花大人,我是那日误闯入三途川花海的人。我是阴阳师安倍晴明。”晴明微笑的说到。
“没关系 既然来到你的庭院,那你就是我的人了,没有我的允许,你没有权利死去。”
“我可不想再次看到你出现在冥界去找你”
“那彼岸花大人就不打扰了,顺便看到庭院里看看吧,我去准备房间。”

镜中花,水中月

只有失去的的时候才会珍惜。
cp藻晴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不,不要去”又一次在梦境中梦到了晴明,刚刚触碰到晴明的衣角,眼前的景象就飞快的跳转到了晴明封印八岐大蛇的那一日。
被献祭巫女的神乐,带着晴明加封而过的穿心而过的箭,依旧阻止不了八岐大蛇的复活。“那只有这种方法了,虽然这种方法会让我魂飞魄散,可是我不后悔,为了京都的安全。为了京都后面千百年不再出事。”
为了让那只九尾狐和一群式神断了思念。晴明用自己的神魂换取神的降临。彻底的把八岐大蛇,封印的彻彻底底。晴明所有的的式神的记忆都停留在了初见晴明的那会。
而九尾狐玉藻前的记忆却没有受到影响,他的记忆十分清晰的知道晴明死了,可是每每梦回那一日,心都在滴血。再也承受不住再一次失去了亲人的痛苦,失声痛哭。
无法逆天改命,但是在有限的的时间里不珍惜这段时光 ,那如樱花般的日子,就只能靠梦中回忆。
他和晴明的故事,最终的结局,成为了镜中花,水中月。一段不可能有结局的结局。
@北·咕咕咕今天也在肝硬化的边缘·雨

你好,异基因的我

包包包子铺!:

经过我不懈的努力,我测中了这个,


阿哈哈哈哈,扶我起来,我还能抽!!!





请不要质疑包子的欧洲程度,必须是欧皇之皇级别的。


转发分享本锦鲤,参与发布测试结果,你也能获得欧气!




心满意足。快来呼朋唤友一起玩!


测试链接:点我测试 快来试试!!

all晴交流群里的七夕点文, @贺鸾生-梦中不知身是客 太太的点文,写了一个短文当七夕的贺文。